结束一天的修炼,戴明珠缓缓睁开眼睛,慢慢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把玩着手里的人道铜钱,用心感受着炼化大道之力后真符蕴含的道韵越来越多,她的脸上就露出了喜悦的神色。

    而且,修士修炼的前期,不管是搬运气血,还是吐纳灵气,这个过程其实充满了生命层级提升的快乐,这种快乐是要超过情欲的。

    到了金丹,情况就发生变化了:这时的修炼因为要接触对应的大道之力,即便不如神符境那样要时刻接受大道之力的冲刷,接触的数量不多,大多是通过真符转化,以及过程中少量逸散的部分,但面对更高和本源级的力量,就像温水和铁水的不同,修炼的过程时刻需要她们绷紧心神,将其化解,以为己用。

    这样的过程虽然也在提升自己,但绝不再轻松,快乐也被战战兢兢所替代。

    但是,有这枚人道铜钱相助,原本“狂暴”的力量就会变得相对温和起来,她化解起来的难度下降得可不是一点半点,而是明显的轻松起来,也再次感受到了一开始修炼的快乐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点,最近他感觉到自己的修炼进度明显加快了很多,比较起来的话,几乎是从前的两倍,但要论炼化大道之力的速度,其实也就比原来多四到六成,多出来的地方是哪里来的?

    此事只能问赵阳那家伙了。

    想到赵阳,她马上取出一只屋形法宝,准备听一听他今天又把儿子带到哪里野去了,心中同时又想起最开始把他从水底下的洞穴里抓出来的情形。

    算起来也不过是三年的光景,当日却是怎样也想不到仅仅三年,那个胆大包天的小混蛋就已经成长到今天的地步,还成了她孩子的父亲,而她很庆幸当时的选择……

    很快她就从法宝中听到了儿子欢快的像哨子一样的笑声,但听到流水声,好像只是在一条小河边环境玩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平时也会带着戴昊出去玩,虽然也会很开心,却好像总没有这种完全忘我、沉浸其中的灵魂都舒张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自是知道这样才算玩得尽兴,才算彻底的快乐,对他也最好。

    这一点从戴昊每天跟着赵阳野回来后,吃得好,睡得好,每天情绪都很饱满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她自然愿意看到儿子每天都过得如此开心,但也有“副作用”:跟着赵阳在外面野上一天,回来就很快睡觉,往常临睡前还会吃一次奶,从赵阳来的第二天就不吃了,没过四天就直接给戒了。

    自从生下戴昊,除了修炼,她心中就又多了一份牵挂,也从中得到了亲情,此时一断奶,她就感觉从儿子出生后最后一道直接的联系就断了……

    这让她总有种淡淡的忧伤,然后忍不住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那把九华伞。

    定定的看了一会儿,她收回目光,又通过法宝听儿子的笑声以及和赵阳的对话,她很想过去,到他身边,看他欢快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,她又担心,她去了之后,会影响到他,让他又变成和她在一起时那样,变得懂事,不能像现在这样尽情的玩闹欢笑——嗯,明天可以试试一起出去,那样应该会比突然加入要好……

    唉,从怀上他开始,赵阳前后就没陪他多久,算上这几天都不到一个月,明明都是她陪着他,现在弄得反倒她像是“第三者”似的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等他们回来,一定要跟赵阳好好说道说道!

    等到傍晚,赵阳让戴昊骑在脖子上返回明光洞,看到儿子举着一枝红杏向她张开小手,她又什么都忘了。

    一起吃过晚饭,又陪着儿子玩了游戏到了亥时末,等他终于玩累了,很快入睡后,戴明珠站在秘室门口向赵阳招了招手,道:“你过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赵阳知道自己陪儿子的时间有限,一会儿也不想离开他,指了指躺在身边的儿子,道:“都睡了,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戴明珠哼了一声,上前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拽进了秘室。

    赵阳怕吵醒了儿子,就没有反抗,进了秘室后,他就无奈的问道:“有什么事非得今天说啊。有什么,说吧。”

    戴明珠很不满他的态度,但莫名的有些心虚,想了一下,道:“是这样的,我发现我现在修为要超过炼化大道之力的速度不少,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赵阳心中一动,他知道通过金丹印记成就的金丹,会有一半的修为、气运、生命等等,被“天道”取走,戴明珠现在修为超过她修炼的速度,难道人道之力除了平衡仙道之力,还能抵消这部分的抽取?

    它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是代替,还是像遮蔽天机对韩无当的感知一样,对她也进行了隐藏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对戴明珠道:“你把铜钱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戴明珠把铜钱拿出来,又道:“对了。我修炼时也会消耗这枚铜钱蕴含的道韵,消耗完之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阳笑道:“你先用着。消耗完我再想办法给你搞一枚。”

    一丝笑意在戴明珠眼中荡漾开来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赵阳则将注意力放在了铜钱上,作为第一个走上人道修行之路的人,且是它的制作者,他自是能感受到其中人道之力的损耗及其数量,但又发现消耗的数量并不多,还是无法确定是不是因为它抵消的天道抽取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戴明珠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赵阳摇了摇头,道:“暂时还没有。不过,我最近会留在这里陪昊儿,你再多观察观察,然后我们一起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转身就要出去,然后就发现领子被戴明珠用小手指头勾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走了?”

    赵阳看着她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戴明珠往前一步,挑起他的下巴,咬着唇道:“你天天就知道陪儿子,儿子的妈就不用陪的吗?”

    她向来没有这样说过话,说完脸上就飞起了一片比傍晚时还要红的彩霞,然后又一挺修长的玉颈,道:“还是说,你想给儿子添个后爹?”

    赵阳自是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,原先因为担心她会影响到晨梅和阮娘子,所以刻意和她保持距离,现在自然没有这种担心了,他就低头在她手上吻了一下,笑道:“自是乐意为夫人效劳。”

    戴明珠感受到手上传来的酥麻,有些不舍的收回手,随后张开双手,因为心情激动而显得语气有些生硬的道:“为我更衣。”

    赵阳却是看向她修长的脖子,先忍不住轻轻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戴明珠蓦然感受到了比刚才强烈十倍的酥麻,竟然让她有些眩晕的感觉,等到他一件件的脱掉她的衣服,那种手指偶尔的触碰,则像是淘气的顽童,将一垛垛的稻草点燃,以至于她都有些站立不稳,但最后还记着把那把九华些摄拿到身边。

    俄尔,在经她重新炼制后的九华伞散发的荷花清香中,一声久旱遇甘霖的叹息声在静谧的秘室中响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事毕,戴明珠抱着赵阳,抚摸着他宽厚的后,喃喃的道:“原来这种事要这样才美啊……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赵阳抬起头,呼出一口气,道:“本来就是动心动情的事,否则单纯的器官摩擦又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戴明珠嗯了一声,仔细感受了一番,没有在身体里感受到生命的游动,就慢慢皱起了眉头,然后指着身边的九华伞,道:“我把它放在这里,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赵阳:“啊?”

    戴明珠伸手在他腰间拧了一把,凶巴巴的道:“啊什么啊?你不是说这把伞要给自己女儿留的吗?”

    她干脆不绕弯子,抱着他的头晃了几下,瞪大眼睛看着他用肯定的语气道:“我想要个女儿!”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