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...按惯例,紧急时是可以把侍卫抬出宫治疗的。陛下可以再打听打听,比如问一下景家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朕会去问的,黄门令好好休息,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帮朕。”

    “叩谢皇恩!”黄皓作势要起身行礼,被刘禅笑着阻止了。

    听着刘禅众人的脚步渐渐远去,黄皓舒了一口气,缓缓坐起身,目光炯炯盯着房梁的角落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苦法王如何了?”

    房梁角落处,空气幻化游动,显出风远迫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秉游巡,苦法王与您一样正在休养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次的大火是怎么回事,可曾查到原由。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,必然是张白干的。起火时,似乎有飞船出入云端,而且苦法王被救后在昏迷之时,身上不知怎么被塞进了一封绢帛书信。”

    “书信?”

    “是写给苦法王的,上书‘苦法王前师,此番回礼,为恭谢前师推吾落悬崖。若怀思旧之念,可于西山雪岭大雪塘相见,至诚以盼。’显然是张白所书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,是想引诱我们出宫,他想得倒美。”黄皓道。

    “巡游英明,那张白惯施狡计,真实不过尔尔,若蒙巡游信任,吾愿自往杀之。”

    黄皓笑起来,牵动了伤处,疼得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“你叫风远迫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也算个机灵人,想必是苦法王不让你去杀张白,所以就跑到我这儿来要命令,对吗?”

    风远迫有些尴尬,不敢答话。

    “人机灵不见得聪明,记住我的话,谁看得远,谁才是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风远迫不知利害,只得应了一声: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苦法王为何不让你单独去杀张白?”

    “这...属下不知,大概是怕属下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黄皓又笑,这次怕疼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若杀不成,当然是打草惊蛇。杀成了呢?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风远迫犹疑片刻,“莫...莫非功高盖主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要记住!谁看得远,谁就是聪明人。既然你愿意去杀张白,你就去吧!但愿你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“谢游巡指点。”

    房梁上的人影扭曲了一下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雪塘山脚下,矿场里如今人不多,半数已经转到条件更好的青城山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是几十人,专门挖掘和搬运铁矿渣。这些矿渣是用于制造水泥的,不过自从密城城墙完工,再加上诸葛亮不断提供补给,这里的生产就变得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罗蒙今天过来,就是召集余下的矿工,全部转移到青城山下的营地。

    挖矿是个苦活,这里的矿工早就想转移,听到罗蒙的命令,也是高高兴兴,打完了包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有手脚快的,已经打完包,跑去打开营地大门。

    然而,却发现大门怎么推,都推不开。

    “唉?这门是怎么了,难道门坏了,怎么推不开?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又来了两个人帮忙推门,可大门依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罗蒙也奇怪,他自己走上前来,也使劲推了推,那大门果然紧闭,竟然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一群人面面相觑,今儿是撞邪了吗?

    罗蒙是个军汉,他可不信鬼神,便召集众人,齐心合力一起推门。

    门就那么大,几十个人不能都上,于是十几个最壮硕的汉子来到门前,剩下的人在一边观看。

    在罗蒙吆喝着号子指挥之下,众人强行推起来。

    大门终于轰隆隆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群欢呼中,没多久大门被推开了,大家这才发觉,门外堵着一块巨石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有人存心捣乱。

    “谁踏马的搞这幺蛾子,真是混蛋,生孩子没p眼。”人群里有个矿工骂道。

    突然另有一个矿工喊了起来:“哎呀?弟兄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!”有人惊叫。

    罗蒙心里一紧,回头看去,之见刚才在一边观看的矿工们,全都躺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地面上,殷红的血泊正在慢慢扩大。

    躺在血泊中的没有活人,只有尸体。每具尸体的咽喉处,都有一条血淋淋的伤口,开口处张得很开,就好像在脖子那里长了一张嘴。

    一张血肉模糊的大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这好像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,什么人能够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,杀死几十人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谁说我生孩子没p眼?”一个声音从没人的角落里传出。

    罗蒙使劲眨了眨眼睛,声音传来的地方,根本没有人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凉,没敢答话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刚才骂人的那个矿工,突然脖颈处狂喷鲜血,来不及挣扎便倒地而亡。吓得在旁边的人,一屁股坐倒在地,哇哇地竟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罗蒙知道,遇上高人了,今天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死,他索性把心一横,朗声道:“不知何方高人在此大开杀戒,我等只是挖矿的矿工,大家无冤无仇,何必...”

    “噗!”罗蒙觉得脖子一凉,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鲜血,从眼前喷涌而出,形成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血雾中,一个人影从空气中凝聚出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罗蒙的尸体倒在地上,抽搐了几下,死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矿洞中,风远迫举着火把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摸索。

    然而走了很久才发现,这个矿洞哪儿也不通,就是一条死路。

    到了矿洞尽头,他手扶墙壁,四处查看,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这个矿洞,是通往西山雪岭山顶的。没想到,矿洞就是矿洞。

    “张白小儿,奸滑如斯!”他对着墙壁砸了一拳。

   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破矿洞,居然还修了一道城墙来保护,吃饱了撑的吧!难道是早就料到有人来寻仇,存心设置的陷阱?

    可此处并没有任何机关,不像陷阱,最多就是一条迷路。

    风远迫再次查看了一番,确实没有其他出口。

    好像被耍了!

    风远迫气恼至极,右手飞剑窜出,一道剑气冲向矿洞尽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矿洞被轰击得深了十多尺。

    “张白小儿竟敢耍我!你等着,我马上来取你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雪塘中,莉莉斯号孤零零地平躺在大雪之中,只一天功夫,它已经被积雪覆盖,不仔细看,还以为是大雪中的一座房子。

    被风远迫莫名其妙冤上的张白,左眼皮猛烈地跳了几下。他刚想去揉眼皮,忽然鼻子抽抽,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,搞得他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“麻蛋,是哪家仇人想念他爷爷了吧?”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